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APP客戶端 數字報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網評員有話說| 大咖駕到| 政策圖解| @安網| 新媒體影響力排行| 安徽安全| 福建安全

屬地管理、分工負責、齊抓共管,從“人防”到“技防”,重慶武隆區地災隱患治理——

告別“監測全靠走,預警全靠吼”

中國應急管理報 作者:記者 左希斌 通訊員 吳 波 2019-09-09 09:14:50

“要著力抓好安全生產、食品藥品安全、防范重特大自然災害、維護社會穩定工作,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4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考察時明確要求。

重慶市是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大庫區于一體的城市,地質災害類型眾多。位于重慶東南部的武隆區,因在烏江下游,且處于武陵山與大婁山峽谷地帶,境內崇山峻嶺,崗巒陡險,絕大多數為坡地梯土,地質災害隱患尤其嚴重,不僅隱患種類多,且涉及面積大。

多年來,為了治理地災,武隆區逐漸摸索出了“屬地管理、分工負責、齊抓共管”的地災防治工作機制,探索從“人防”到“技防”的治理之路,按照管理項目化、事項化、清單化,逐項推進地災治理工程。

日前,記者來到武隆區,實地了解這座城市爬坡過坎,不斷加強地災治理,主動排危的生動實踐。

一把手防治 多部門協作

穿過包茂高速公路全長7140米的白云隧道,便到了重慶市武隆區。沿著老319國道在武隆境內迤邐前行,千里烏江在畔,沿途會看到“羊角豆干”的店面在道路兩邊鋪開。

“羊角鎮就是因為滑坡形成的。”武隆區應急管理局督導科科長熊長云告訴記者,這段歷史要追溯到清朝乾隆五十年(1785年)。

當年,該地發生“山崩”,亂石泥流在烏江邊堆積成磧,形似羊角,得名羊角磧。由于羊角磧緊鄰烏江,上下貨船在此卸貨,服務業逐步興起而形成集鎮,即為羊角鎮。

武隆區歷來地災嚴重,尤以滑坡、崩塌為甚。新中國成立后,地災仍然困擾著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危及著百姓生產生活,全區幾乎每個鄉鎮均存在地災隱患。

在武隆區地環站站長陳江濤的印象中,武隆區幾乎每年都有地災發生。其中,2001年的“5·1”山體滑坡讓武隆人記憶猶新。“這些地災都是血的教訓。”熊長云告訴記者,當天20時30分左右,武隆區縣城江北西段發生山體滑坡,造成一幢8層居民樓房垮塌,致79人死亡,數人受傷。

如今,那幢8層居民樓的舊址被改造成了停車場,背后山體被水泥壘成一個個方格。之后的18年里,為了全面加強地災防治工作,武隆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把地災防治作為重中之重抓細抓實。

武隆區抗震救災和地質災害防治救援指揮部辦公室負責人張偉告訴記者,這些年武隆區逐漸摸索出了“屬地管理、分工負責、齊抓共管”的地災防治工作機制,全區27個鄉鎮(街道)、區級相關部門、有關單位實行最嚴格的“一把手”防治責任機制,層層納入目標考核,把防治責任落實到崗位、人頭。

“我2010年到地環站工作時,全區有地災隱患點1000多個,如今地災隱患點降至300多個。”陳江濤說。

盡管厘清了防治機制,但是武隆人在地災防治方面仍然不敢掉以輕心。“總量在不斷減少,但每年又有新增。”熊長云說,這是最讓他們頭疼的事。

記者了解到,2018年武隆區銷號地災隱患點21個,新增了10個。今年全區已銷號24個,卻又有6個新增地災隱患點。

經專業單位調查,全區現有地災隱患點347個,高、中地災易發區達1380平方千米,占全區總面積47.6%;地災隱患點涉及面積達1878平方千米,涉及5498戶、22565人,財產16.45億元。

雨水是地災防治的“天敵”。今年6月,武隆區進入主汛期,地災防治、防汛等工作都面臨巨大壓力。

武隆區應急管理局充分發揮武隆區減災委員會辦公室的統籌協調作用,及早會商研判部署。6月22日,武隆區減災委辦公室針對大雨造成烏江水位上漲的情況,召開成員單位緊急會議,啟動應急響應,協調區規劃和自然資源局、水利局、應急管理局,做好防災減災工作。為進一步提升基層地災防治工作能力,8月2日,武隆區應急管理局組織全區鄉鎮(街道)應急辦主任進行包括防治地災、防汛抗旱、森林防滅火等內容在內的應急業務知識培訓。

過去全靠吼 如今智能化

為了做好地災隱患點的動態監管,武隆區將地災防治責任進一步落實到一線。自2006年開始,以“四重”網格管理為抓手的群測群防監測網絡體系在武隆區逐步建立,推動主動防災。

據陳江濤介紹,“四重”網格員由群測群防員、鎮街負責人、駐守地質隊隊員和地環站工作人員組成。“目前,全區有‘四重’網格員335名,我們通過壓實防災責任,切實做好地災隱患點的汛前排查、汛中巡查和汛后核查,實現動態管理和監測預警全覆蓋。”

現年70歲的湯國友是335名“四重”網格員之一。作為全區第一批群測群防員,湯國友已經干了13年。

“群測群防員最怕的就是下雨。到了雨季,我睡前就把雨衣放枕邊,把銅鑼放床頭,隨時下雨隨時去檢查。”湯國友說。

湯國友所在的土坎鎮目前有地災隱患點14個,涉及4個村,影響606戶2242人。

“鎮上針對地災易造成群死群傷的問題,成立了以鎮長為組長的地災防治工作領導小組,由鎮應急辦具體負責全鎮地災巡查、信息聯絡及日常事務,并對每個地災隱患點落實1名群測群防員,具體負責日常監測。”土坎鎮應急辦負責人陳尊榮介紹。

湯國友告訴記者,土坎鎮針對不同的地災隱患點設計了不同的應急預案,“我們也會加大巡查力度,擴大巡查范圍,及時將險情告知周邊群眾,做好撤離準備”。

在陳江濤眼中,“四重”網格員中的20名駐守地質隊隊員提供的技術支撐十分關鍵,實現了全區地災隱患點的“早發現”和“早處置”。

2013年9月6日凌晨,長壩鎮筒村沙窩農業社發生山體滑坡,由于前一天成功監測到滑坡變形,滑坡體上的百余人提前撤離,沒有發生人員傷亡。

“這處地災隱患點由駐守地質隊隊員發現,隨即被納入監測范圍。9月5日晚,群測群防員發現滑坡變形,我們立即組織滑坡體上25戶110人撤離。”陳江濤說。

張偉告訴記者,駐守地質隊隊員還會深入地災隱患點開展宣傳、培訓、演練。目前,全區347個地災隱患點應急演練實現了全覆蓋。

陳江濤坦言,過去全區地災防治主要是“人海戰術”——監測全靠走,預警全靠吼。“這些年,我們在‘技防’上持續發力,實現了智能化管控。”

據了解,武隆區已經被納入重慶市首批地災智能化研究、精細化調查和詳查區縣。該區在全市率先建成了地災應急指揮中心,實行地災防治“一張圖”管理,整合優化群測群防、專業監測、工程治理、預警與調度指揮等多個平臺建立地災防治大數據系統,全面建成347個地災隱患點群測群防簡易自動化監測,群測群防員全部安裝智能APP。

“這些技術手段,讓我們實現了‘人防’與‘技防’的結合,進一步提升了地災監測的針對性和精準性,實現了一套系統對地災隱患點的全方位管理,全面提升了監測預警水平。”陳江濤說。

加大投入治 主動排危患

預防為主,綜合治理。近年來,武隆區加大投入,持續推進地災隱患點的科學治理。如何治?

熊長云告訴記者,武隆區主要采取主動發現治理地災隱患點和合理推進地災搬遷避讓兩方面措施。

其中,在主動發現、治理隱患方面,武隆區按照管理項目化、事項化、清單化,逐項推進地災治理工程,完成一處,銷號一處。

“我在地環站工作了9年多,據我們初步估計,這些年全區在這方面至少投入了20億元。”陳江濤說。

武隆區曾長期是國家級貧困縣,地災防治資金有限,如何彌補資金缺口?據張偉介紹,武隆區財政每年落實專項資金防災救災,同時通過國家、市級積極爭取大量資金開展全區地災防治工作,積極消除重點集鎮、重點區域的地災隱患。

“區委、區政府建立了地災去存量、消隱患的工作機制。”陳江濤說,通過工程治理,城區地災隱患點基本銷號。

以“332滑坡區”治理工程為例,根據中鐵二院集團有限公司勘察結論顯示,“332滑坡區”(武隆區區政府所在地)位于武隆區烏江北岸新縣城巷口鎮,該滑坡區總面積超過2800平方米,總體積達6萬立方米。“滑坡區域正常情況時處于穩定狀態,暴雨及長期降雨條件下會欠穩定。”陳江濤介紹。

鄰近“332滑坡區”的芙蓉路是武隆區的繁華街區,人口密集,街道兩側高樓林立,政府機關、學校、銀行、商店、酒樓、民居、汽車站等集中于此。

“一旦滑坡區失穩,其直接經濟損失將大于15億元,危害上萬人,地災危害程度為Ⅰ級。”陳江濤說。“332滑坡區”治理工程從2008年開始至2012年完工,是全區最大的項目治理工程。

同時,基層防災減災能力弱,基層基礎設施建設抗災能力差,基層群眾防災減災意識淡薄等問題,也造成武隆區山區公路兩側邊坡、廣大農村地區房前屋后邊坡等區域地災危害嚴重。

目前,武隆區正在實施甄子巖危巖治理工程。甄子巖危巖長度約400米,主要威脅國道老319線、新319線,以及江口鎮蔡家村40戶居民安全和沿線電力、通信安全。

該工程自2017年動工,武隆區總投入近2000萬元。“光腳手架就搭了200多米高。”陳江濤介紹,甄子巖危巖治理工程預計在今年內完工。

六天搬千戶 古鎮煥生機

在合理推進地災搬遷避讓方面,武隆區將地災搬遷避讓與脫貧攻堅、生態修復、新農村建設等工作結合起來,統籌謀劃、整體部署、共同推進、相互促進。土坎鎮應急辦主任陳尊榮告訴記者,土坎鎮五龍村新民組獅子巖危巖和新民滑坡屬于集中連片A類地災點。為確保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2016年9月,武隆區委、區政府根據專家意見研究決定,對獅子巖危巖實施搬遷。2個月內,受獅子巖危巖威脅的52戶254人完成撤離搬遷,新民滑坡受威脅人群也已同時搬遷。

近年來,武隆區推進地災搬遷避讓的例子不勝枚舉。其中羊角鎮老場鎮的搬遷最讓武隆人津津樂道。

建立于“山崩”之上的羊角鎮老場鎮長期處在危巖和滑坡的威脅之下,其中光滑坡的體積就達1.06億立方米,涉及常住人口7304人。1991年,羊角鎮老場鎮危巖滑坡地災隱患點被發現。在不斷地勘察、調研后,2012年,該區出臺了科學防治方案,對羊角鎮老場鎮的危巖采取搬遷避讓、監測預警,對滑坡采取搬遷避讓、實施系統排水工程和監測預警的措施。

搬遷避讓存在選址難、費用大等具體問題,從2012年防治方案出臺后,武隆區便著手新址建設工作。在此期間,如何確保羊角鎮老場鎮的安全?

陳江濤列舉出一系列數據:制作安裝應急避險標識標牌618塊,安裝裂縫位移計127個、傾角儀13個、應力計33個、雨量計2個、實時視頻監控2個,常態監測人員17人……此外,羊角鎮為每家每戶發放了應急撤離明白卡,險區農村、社區堅持每月開展1次應急演練。

2016年6月1日,羊角鎮突降大暴雨,致使羊角鎮老場鎮危巖滑坡危險區域多處發生泥石流,嚴重威脅著廣大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武隆區迅速啟動實施危險區居民避險搬遷應急預案,用短短6天時間搬出1843戶7569人,騰空房屋1511間。“如此多人員、高效率、快速度的平穩有序搬遷,創造了‘武隆效率’和‘武隆速度’。”熊長云說。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強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這更加堅定了武隆區在地災防治上主動排危的決心。據了解,武隆區已經制定了《重慶市武隆區地災防治三年行動計劃實施方案》,到2020年,武隆區將全面建成黨委政府領導,規劃自然資源部門牽頭,地勘支撐、部門協作、基層組織、全民參與的共同防治機制。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其他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 內容

中國安全生產報社新媒體中心維護,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64351,客服QQ:2089959755

關于我們 | 投稿郵箱 | 版權聲明 | 訂閱指南 | 網站導航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京ICP備0600971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7833號

爽爽影院线观看免费_窝窝影院午夜看片_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